肃贪大戏的政治暗战《人民的名义》的政治角力
2017-04-18 12:02:07
  • 0
  • 0
  • 0

胡赛萌/文

当省纪委书记田国富带着中纪委的同志来到高玉良办公室的时候,高玉良多少有些意外,尽管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被带走前,他仔细的看了看在一旁的侯亮平,这位曾经的得意门生最后还是对自己下狠手了。高玉良不禁悲从中来,亏我一直拿他当儿子看待,真是没想到啊!

高玉良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李达康为什么说投诚就投诚,完全没有过去的那份霸气和硬气。其实,不是李达康不想硬气,是他发现自己这次在沙瑞金面前硬不起来了。这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政治角力呢,一切还得从赵立春调到中央任职说起。

赵立春卸任省委书记,并非时到点退休,而是更上层楼——由省部级变成了副国级。按照惯例,赵立春在卸任之际是要向中央推荐接班人的。蹊跷的是,赵立春向中央推荐的人选是高玉良,却没被采纳,反而空降了一个沙瑞金过来,而沙瑞金是在邻省做过省纪委书记的。

可以说,中央否决了赵立春的人事建议,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信号,更是某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先兆。

此时的汉东,不但省委书记沙瑞金是空降兵,省纪委书记田国富也一枚空降兵。几乎可以断定,沙瑞金是带着政治任务来到汉东的,就是要揭汉东省的盖子,算赵立春的总账。

对于这点,老油条季昌明心里透亮,在侯亮平出来汉东的时候就感叹地对其说道:新来的省委书记,新来的纪委书记,加上你这个新来的反贪局局长!看来,我省要变变样子了!

老油条季昌明能看出来的事情,老狐狸高玉良能瞧不出端倪?

对此,高玉良是有警觉的,他一再告诫祁同伟此时宜静不宜动,并且警告赵瑞龙千万千万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提前做好了跟赵立春做切割的打算。可是,小心谨慎处心积虑的高玉良为什么还是栽了?

高玉良翻船的根本原因在于赵立春的彻底完蛋。正所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既然中央下决心要搞掉赵家班,高玉良作为赵家班的得力干将和头号人物,断无全身而退的可能。沙瑞金在侯亮平就职谈话时就已经明确说过,没有什么软着陆的说法。

高玉良倒台的直接原因在于李达康对沙瑞金的投诚。

因为李达康的投诚,导致公安厅祁同伟的厅长被架空,作为汉东公安系统最重要的一个版块,赵东来的京州市市公安局完全倒向了省检察院反贪局那边。

李达康的投诚,让他最终保住了自己的位置,而高玉良却被中纪委带走。要知道,高玉良并没有直接参与山水集团的相关的运作,而李达康老婆和下属的受贿却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作为一把手,对于下属丁义珍的腐败行为,李达康负有不可推卸的主体责任。

作为李达康最得力的下属和最亲密的家人,丁义珍和欧阳菁都先后腐败掉了。一个叛逃美国,一个叛逃美国未遂,后者还是在李达康的专车上被带走的。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下属出事,老婆出事,李达康竟然没事。

之所以没事,根本原因在于一把手沙瑞金不想让他有事,或者暂时不想让他有事。

因此,当省纪委书记田国富说因为欧阳菁的事,李达康的省长肯能要黄的时候,沙瑞金赶紧表态说,欧阳菁是欧阳菁,李达康是李达康。趁机为李达康开脱,也给其他还在观望的人一个很强有力的信号。

作为一个专横跋扈、作风强悍的一把手,李达康为什么甘愿在局势还未明朗之前就早早地向沙瑞金投诚呢?

恐惧!因为他感觉到了恐惧。

自侯亮平带着最高检的尚方宝剑来到汉东,李达康就没睡过安稳觉。

侯亮平可是汉大帮的汉大三杰之一,这次来汉东就是为了解决叛逃至美国的丁义珍,而丁义珍又是李达康的直接下属。此时侯亮平来到汉东查丁义珍的案子,李达康不得不怀疑这是老对手高玉良使得鬼。

坊间都在传言“沙李配”,在这节骨眼上,高玉良的汉大帮或许真要对他这个秘书帮的光棍司令动手了。

细思极恐啊!所以李达康是在极度恐惧之下不得不向沙瑞金投诚。

一旦李达康投了诚,赵家班就已经名存实亡了,而高玉良也绝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作为这次政治角力的关键棋子,侯亮平并非有什么过人之处,而是因为他汉大帮大弟子的政治身份。

最高检派侯亮平来汉东,一是为了迷惑高玉良,二是为了吓唬李达康。

高玉良被迷惑了,以为是自己的人来到了汉东,所以放松了警惕;李达康以为是对手的人来到了汉东,所以加大了恐惧。正因为如此,赵家班的两员大将开始了窝里斗,沙瑞金这位渔翁不费吹灰之力便打开赵家班的缺口。

那么我们不得不问,既然侯亮平不是高玉良的人,那么他到底是谁的人?

对于这一点,周梅森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不过我们可以从沙瑞金对侯亮平的态度中窥探一二,猜测些许。

侯亮平汉东,沙瑞金非常重视,破格找他谈了话,并给出了“上不封顶下不保底”的口谕。后来,侯亮平遭对手暗算,深陷腐败泥潭之时,沙瑞金仅仅只是让何亮平停职接受调查,并抢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跟高玉良商量,谋划着将侯亮兵调回北京。

这样做有两个目的。

一是为了暂时麻痹高玉良,让其误以为威胁已经解除,侯亮平这把出鞘的剑马上要收回去了。

二是为了保护侯亮平。如果侯亮平的确是腐败了,那也可以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让侯亮平平安地离开汉东。也就是说,不管侯亮平腐败与否,沙瑞金都需要确保侯亮平不能倒在汉东的地界上。

为什么不能让侯亮平倒在汉中的的地界上?

因为沙瑞金向上面交代不了。

从这点来看,侯亮平的来头似乎更大。当侯亮平深陷反腐泥潭并且被停职的时候,他中纪委某科室主任的老婆不失时宜地来到了汉东陪他。中纪委巡视组成员钟小艾的到来,对侯亮平而言,不仅仅是情感慰藉和精神支撑,更是政治示威,尤其是对于想搞垮侯亮平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侯亮平的不简单,不在于他有一个不简单的老婆。这一点,我们在他查处赵德汉一案中就目睹了其风采。

对于赵德汉的查处,侯亮平事先经过了非常详尽的前期调查,是在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才下达抓捕命令的。不然,无法解释侯亮平为什么事先知道赵德汉的豪华别墅,更别说那三张随随便便就掏出来的搜查令。

赵德汉就算了农民的儿子,好歹也是一个中央部委所属的正处级官员。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之下,侯亮平能带着几个法警就轻轻松松地将检察院的警车开进了人家的部委大院?

有个细节值得一提,在赵德汉的办公室,侯亮平需要查阅一些机密文件。赵德汉说这些机要文件必须进过他们部长的授权,至少也得经过分管该项工作的副部长的首肯才行。此时,他们部的纪委干部在一旁说,既然是反贪局的同志要看,你还是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吧。无奈之下,赵德汉只得照办。

人家部里面的纪委同志都站在侯亮平那边了,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在汉东,反贪局陈海对副市长丁义珍的监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当季昌明听说陈海早就对丁义珍进行了监视的时候,气得不行,质问陈海,什么时候开始监视的?我怎么不知道!然后有不阴不阳地说了句,看来我是该退位让贤了。

丁义珍作为副省级城市的副市长,不可能就因为某一个被拘官员的举报就导致其被抓。退一步来说,就算对丁义珍的调查和抓捕是因为赵德汉的举报,但怎么解释在侯亮平抓捕赵德汉之前陈海就对丁义珍进行监视这件事的呢?

显然,说抓捕丁义珍是因为赵德汉的举报,这不过是一个借口。反贪总局其实早已掌握了丁义珍的犯罪事实,但却一直引而不发,就是要等赵德汉的这个“借口”。

反贪总局为什么要为一个区区的丁义珍而这么大费周章呢?

因为丁义珍是省管干部,就算有犯罪事实,也轮不到最高检下属的反贪总局来插手。所以,反贪总局必须借助于赵德汉的举报,将丁义珍和赵德汉死死地绑在一起,这样才能由侯亮平代表最高检来介入此事。

如此一来,侯亮平既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汉东办案,也可以将丁义珍这个突破口牢牢掌握在最高检的手中。从此,汉东的局面不就打开了吗,所以才有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啊!

当然了,事情远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汉东这出反腐肃贪的大戏还远没有结束,还有许多疑团没有解开,比如二号人物刘省长为什么一言不发?一号人物沙瑞金为什么要重用易学习?以上种种,还待下回分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