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漂亮女记者的弃笔从农:只为大山里那一颗颗幸福的苹果
2015-12-18 14:37:19
  • 0
  • 0
  • 6

推荐语:刘阿娟,爸爸的苹果创始人,曾经是记者,后来参与过《蛮子文摘》、《凯叔讲故事》、《罗辑思维》等知名新媒体项目运营。后来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也为了重新唤起父亲对人生的热情,阿娟创办了农业O2O平台“爸爸的果园”,把家乡陕西淳化最美味的苹果分享给大家。经过一年多的运营,“爸爸的苹果”受到用户的喜爱和认可,阿娟的故事也登上了《读者》杂志、《北京青年报》等多家媒体。



这就是阿娟


阿娟的一篇文章分享给大家:


为农第二载:面朝大山,幸福苹果


那些天,一场大雨路过我们果园,唰唰唰,下透了。


雨过天晴,阳光变得深情款款,苹果叶子绿得快要滴出水的样子,地里的苔藓精灵一般冒出来,几乎铺满了整个果园,阳光打在上面,毛茸茸、亮闪闪。


坐在门口,偶尔可以听到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的声音,Tong ! Tong !  在我怀里睡觉的小白,听到动静后总是会睁开眼睛,发现果园还是果园,苹果还是苹果,换个姿势又继续睡。


我妈说我像一个叫花子,天天带着一只小狗在村里逛荡。那只小狗就是小白。


我们村子三面环山,春天花开遍野,夏天像原始森林,秋天不仅果香浓浓,还有非洲草原的神韵,冬天白雪飘飘。我一点儿都没有夸张哦,不信你可以自己来看看。



夏天的果园


苹果,是我爸爸这一辈子的关键词。还未成年时,他就一个人在当时的人民公社果园里练习嫁接果树。27岁时,在林场做场长,组织村民种植各种水果,他尝试着种了18亩苹果树。改革开放以后,他又带头承包了这片果园,在这里,他用了三年时间把杂果全部嫁接成秦冠(苹果中一个很好吃的品种),第一年挂果就卖了6000元,村里一下子炸锅了。



阿娟的爸爸的在果园里


就这样,他与果园结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缘。他甚至顶着反对的声音,把我们家也搬迁到了果园里,以便更好地照顾这片果园。随着爸爸因为种植苹果成功地变为“万元户”,加之政府的各种鼓励,同村的村民们纷纷改种苹果。于是,这个小村子漫山遍野都是苹果树,到了春天,整个村子都弥漫着苹果花香,到了秋天,满眼都是累累的果实。

 

我小时候没有童话书,很多字是从爸爸栽培苹果树的农业书上认识的;我认识很多虫子,都是从小跟爸爸在果园里捉虫子认识的。长大后,我就离开果园到了城市闯荡。


我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目标明确,并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很小的时候,我就确定自己要离开农村,因为农村的生活太粗糙,大家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种植苹果上,生活辛苦单调。曾经那么多阳光一般的哥哥姐姐,一结婚很快就被生活磨去棱角,变得琐琐碎碎,失去了年轻人的朝气和美好。


我不要这样的生活。以梦为马,仗剑走天涯才是我要的。(说人话?——进城工作,勾搭高智帅,爱情事业双丰收,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但生活在去年五一突然来了个大转弯,我还是回到了村子。当时我爸爸病重,为了照顾他,我辞掉北京“高大上”的工作回家了,要知道我当时的公司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加入的。人生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能让我爸爸健康地活下去,就是我和家人最大的心愿。



阿娟爸爸在春天的果园


爸爸种了一辈子的苹果,他了解土地,懂得如何让苹果的甜意更浓,却从不知道离开村口的千千万万颗苹果流向哪里,被谁食用,自己的工作是否给别人带来愉悦。我的梦想则是,不施农药种苹果,借助网络,让苹果从地头直达用户,让用户吃到没有农药残留的、全熟的新鲜苹果。


正如吴晓波老师说得那样,有的人,终其一生都走不出自己的少年。我想自己大概就是这种人,注定跟苹果斩不断关系。


回村一年多,每天的逡巡观察,我逐渐意识到自己曾经是多么无知,我从未理解过这片土地,从未给过苹果树尊重,尽管他们提供了我成长过程中的所有支持,因为苹果几乎是我们的所有收入来源。


毫无疑问,我一直是这片土地上的陌生人。这一年多,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恶补自然科学。


今年四月份,苹果花期二十多天,我一直在家,惊讶苹果花从绿苞到露红,到花瓣一点点儿舒展、打开,再到坐果,每天发生的细微变化,生命一点点舒展,果树里有灵魂。这是我第一次发现苹果花的美。




阿娟在春天的果园


我们95%的食物来自土壤,只有健康的土壤才能生长出健康的食物来,一克健康的土壤中含有上百万计的生物,大自然真的好奇妙!


这一年,我掌握了从树叶颜色和树杆气味判断果树的生命体征和需求,知道了修剪树枝的原理,分清楚了土壤的营养成分,知道了果树和其他植物和虫子之间的依存关系,知道如何尊重苹果和其他花花草草,给他们更好的表达方式等等。


我的小学教育只有语文数学,初中有了生物也是被当副课,经常被数理化侵占,一想到这些,就感觉痛心疾首,我从小离大自然最近,却一直徘徊在自然门外。


这一年,除了研究土地外,我也在观察我的家人,我的村民。去年回来一个月便悲哀地发现,我们已经成为最最熟悉的陌生人。


闲暇的时候,会跟妈妈、嫂子的闺蜜们聊天,听她们说村里的家长里短,我的八卦精神很快就被培养起来了,这真是本能啊。有时候也会厚着脸皮扎进一群老爷们堆里,跟他们一起侃大山。


我们通常都免不了互相洗脑,他们劝我早早结婚生子,养只狗哪比得上早点生个孩子来得实际。我会见缝插针地说说生物链、跟他们理一理苹果和蜜蜂和蚂蚁和杂草和小鸟和猪狗牛羊之间的关系,苹果和人之间的关系。




“不能再只是把苹果当成我们换钱的东西了,我们和苹果的关系——合作伙伴。苹果通过我们人类扩大自己的种植面积,繁衍生息,而我们通过他们获得营养健康,获得经济效益。我们是一个团队,是合作关系,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苹果最好的尊重呢?”


他们反问:“咋尊重?还合作伙伴,你天天在果园里转悠,苹果跟你说话吗?”


“给他们最好的种植方法、种植环境、在他完全发育成熟时,即最美的时候采摘,让他们以最佳状态呈现在消费者眼前,从而获得最合理的价值认可。对不对?”


他们笑我疯了。我们在一起的模式基本就这样,互相观察,互相洗脑。


去年我开始做爸爸的苹果这个项目的时候,村民,包括我的家人,都是嗤之以鼻的。但去年卖了3000箱精品果,他们不得不承认“尊重苹果”似乎是条道,他们的态度逐渐有了变化,有五户村民按照我的标准开始种植,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要打扰苹果,让他们自由生长。


地里的要锄地你就去,但坚决不要打除草剂,即使预防性的生物农药6月底后也要停掉!我们采摘期在10月下旬,所以不用担心农残问题。


我许诺三到五年内完成有机转化,我们这么好的自然环境不做有机转化太可惜。他们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我们之间的信任关系很微妙,他们担心我没有办法卖掉他们破天荒以礼相待种植的苹果,我担心他们偷偷打药!


就这样,我们相爱相杀,互相监控,哈哈。虽然我和村民过得拧巴,但苹果幸福了,他们终于可以安心的成长了,再也不用被乱喷农药,也不用担心七成熟时便被逼着去“接客”。


毫无疑问,爸爸的苹果是幸福的,他们终于可以成为自己本来的样子。而且会越来越幸福。



阿娟的爸爸在查看苹果生长状况


我在村里发起农业合作社,没想到有15户人家主动参与,一共150亩果园,当然,大都是村里的轻壮派,年龄都在45岁左右。


去年,虽然很多人建议我成立农业合作社,之所以迟迟不行动,是因为怕麻烦,跟村民的相处的确需要注意很多地方。而我,恰好又是一个纯粹的利己主义者,不愿意轻易撑这个摊子。


但经过这一年,我发现做有机转化不是我们一家能完成的,必须跟村民捆绑在一起,看,我就是那个走不出自己命运的少年!


去工商局注册农业合作社的时候,连工作人员也好心提醒我村民太多可能会出现的一系列状况,我说,没事,我已准备好跟他们相爱相杀这十年!一辈子太长,我还不敢断言。


有一天晚上,忽然想起杜老师了,顺手在微信上录了一段秋蝉的叫声发给他,我俩聊了起来。


我说今年过得通畅多了,不像去年那么拧巴了,不再老想着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了。能发现村里生活的美,至少他们每个人都过得很平静。


他说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不被欲望牵引,也不被平庸淹没,平静做点有价值的事情。


我明白他在提醒我千万不要沉进这种生活里去。杜老师苦心。


肉身这么难以供养的东西,我用它好好种苹果就好,只有苹果幸福了,用户才能更幸福,而我自己的幸福指数也才有机会增长,不是?




爸爸的苹果,是幸福的。想不想尝尝这样用心种出来的苹果呢?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爸爸的果园”,在“买苹果”一栏下单,相信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