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再次印证了“红顶巨商不得善终”的魔咒
2015-12-12 11:02:31
  • 0
  • 29
  • 265

胡赛萌/文

昨天下午,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被警方带走的传闻在社交网络上疯传。有人微博上有人表示,看到郭乘机自香港返回上海,在机场被警察带走,当时双手戴着手铐,用衣服盖着。很快,复星集团通过非正式渠道辟谣,称郭一直在家中,最近从未去过香港。然而,一个多小时之后再次峰回路转,一向与专业素养著称的财新传媒终于不孚众望,将题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确已失联”的新闻稿发在了自家的新闻网站之上。

一时间,财经界社交群里再次炸开了锅。早在此之前,郭广昌就在本轮反腐浪潮中多次陷入"被调查"传闻,只不过之前历次都有惊无险,安然涉过。从1993年的借来的3.8万元作为起步资金,到现在身家超过400多亿,郭广昌只用了20余年时间,让自己的财富滚雪球般增长,也缔造了一个庞大的财富帝国。

其实,在郭暴富的过程中,一直隐隐绰绰地显露出权力的影子。2015年8月,上海市友谊集团原总经理王宗南案宣判,在该案判决书中,明确列明了复星集团卷入其中的细节,并点出了郭广昌。法院查明,2003年,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曾以208万余元的低价将两套别墅卖给王宗南父母,经估价,当时上述两套别墅的市场价与实际价格差额合计269万余元。

可笑的是,一年多前的郭广昌曾在署名文章《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中如是说道,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我们四个人(创业团队),我们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信心。

郭广昌的话如今言犹在耳,但他本人现在已是深陷囵圄。在中国这样一个极端重视政治权力的社会形态中,作为跟政治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红顶商人注定得不到善终,从先秦时代的吕不韦到明初的沈万三,再到清末的胡雪岩,无一例外是身死财散,可谓一以贯之。

作为一个绝顶聪明的商人,吕不韦是一个坚定的暴利主义者,政治与权力在他眼中就是金灿灿的利润。有一次,他问父亲:“耕田所得的利润与成本的几倍?”吕父答:“10倍。”又问:我采购金银珠宝,然后销售出去所得的利润是成本的几倍?”吕父答:“100倍。再问:“如果扶立一个国家的君王,借此掌握国家政权,其利润是成本的几倍?”吕父答:“不可胜计矣!”

为了实现自己的暴利目标,吕不韦将所有的宝都压在了秦国王子子楚的身上,还将自己最喜爱的赵姬送给子楚。果然,吕不韦不计代价的付出为他获得超级丰厚的回报,子楚登上秦国王位,吕不韦不但掌握了朝政,还被封为“文信侯”,秦始皇嬴政登基后,吕不韦官至丞相,而且还被秦始皇尊为“仲父”,可谓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权倾天下。

然而,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数年之后,吕不韦卷入嫪毐叛乱一案,受牵连被免除丞相职务,被秦始皇赶出咸阳出居河南封地。不久,秦王担心吕不韦作乱,严令吕不韦举家迁往四川,吕不韦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害怕日后被诛杀连累家人,于是在忧愤之中喝下毒酒自杀而死。

与吕不韦的悲剧命运相比,元末明初的大富豪沈万三更是让人唏嘘。沈万三利用江浙河道纵横、临近大海的地理优势,开展对外贸易活动,扩大资本,迅速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成为“资巨万万,田产遍于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

洪武六年,朱元璋攻占苏州城。沈万三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立即看准风向大拍朱元璋的马屁以求苟全。朱元璋要建南京城,沈万三就“助筑都城三分之一”,后来索性想趁热打铁,请求出资犒赏三军,没想到拍到皇帝马脚上。朱元璋大怒,“匹夫犒天子之军,乱民也,宜诛之。”好在马皇后的劝说,沈万三才保住小命,被发配云南,最后在晚景凄凉中客死他乡。

清末红顶巨商胡雪岩的人生更是大喜大悲。作为左宗棠筹备军饷物资的得力助手,胡雪岩一直备受左宗棠器重,无论是镇压太平军还是收复新疆等等军事行动,胡雪岩鞍前马后,同时也大发战争财,成为富甲天下的超级大富豪。

然而,胡雪岩所不知道的是,在他拿下左宗棠西征新疆的订单后,就完全得罪了李鸿章和盛宣怀。对手盛宣怀利用关系,在胡囤丝欲抛时,不买他的货,使其库存日多资金趋紧,以至于亏损达四百万两白银。年关将近,胡雪岩囤丝资金严重短缺,各地票号、钱庄因挤兑提现纷纷倒闭。他连忙给远在福州的左宗棠发报求救,结果石沉大海。

屋漏偏逢暴风雨,在李鸿章的报告下,慈禧太后下旨严查胡雪岩,结果被追查出胡雪岩亏欠公款计达二百四十多万两,此时如梦方醒的胡雪岩才意识到,那怕朝廷里有十个左宗棠,他也无力回天。最后,胡雪岩被革去道员官职,当逮捕他的圣旨送达时,他已忧愤而终,最后被葬在一个乱石岗草草了事。

在权力至上的中国,官员掌握的是核心权力资源,而商人不过是这个权力资源的附庸而已。有时,出于个人利益,官员会与商人阶层某种利益同盟,但这种交易从一开始就主动没有任何契约精神。

在官员看来,国家权力高高在上,凌驾于契约关系之上,每个国民都有为其服务的义务。因此,商人固然可以依附于官府谋取商业利益,但当官府认为自身利益受损而翻脸、变卦时,损失却只能由商人承受。这也正是为什么胡雪岩这样的商人固然可以借机牟利,却终究难免身死财散的悲剧命运,这就是中国红顶巨商的宿命和魔咒!吕不韦如此,沈万三亦如此,今日的郭广昌有岂能置身事外?

萌主微信公众号:胡赛萌周刊;

JMedia(界面联盟)成员;专注于社会热点,泛互联网评论。文章见百度百家、钛媒体、界面、知乎专栏、搜狐科技、腾讯网易凤凰等专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