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创业型团队一定不能丧失独立性
2014-12-29 23:24:40
  • 0
  • 0
  • 3

胡赛萌/文

2014年马上就要成为了历史,在这一年里,聚美、迅雷、微博、京东、猎豹、阿里等新晋新贵纷纷开启了赴美上市之路。当纳斯达克的钟声还未散去,以BAT为首的巨头也已展开凌厉的攻势,将各自看中的猎物尽入囊中,百度收购糯米,阿里收购高德和UC,腾讯入股大众点评和京东,以及雷军的小米和周鸿祎的360都有着不俗的斩获。

看到上述这些激动人心的案例,你是否也已摩拳擦掌恨不能马上投入到这场创业大潮当中呢?然而,创业只能就那么容易成功吗?今天,萌主有幸采访到原梁山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宋江先生,听听他是怎么看到创业过程中的那些事儿的吧!

萌主:宋大哥,你好!您在江湖上的名号可是大名鼎鼎,小弟非常荣幸这次能采访到您。您对小弟工作上的配合让我非常感激,谢谢您!

宋江:赛萌老弟真是太客气了。作为一名失败的创业者,我也非常乐意将自己在创业过程中摔过的跟头、吃过的亏、汲取的教训与大家分享,也希望能在与大家的交流过程中学习学习,反思自己的失败。

萌主:宋大哥真是虚怀若谷啊!其实梁山的失败并不能完全归罪于宋大哥您一个人,创业本来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您能将梁上公司从一个区域性的小公司做到与巨头相抗衡的知名企业,这已经非常令人钦佩了。

宋江:赛萌老弟过誉了。这些成绩其实都是团队做,我宋某不过是恰逢其时罢了。

萌主:宋大哥,您当初一直在知名企业大宋集团里打工,梁山的晁盖也曾多次拉您入伙一起创业,可是您断然拒绝,后来又为什么选择上了梁上,踏上了创业这条路呢?

宋江:宋某之所以后来选择上梁山创业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宋某发现自己在大宋集团的上升通道被堵死了,押司已经是宋某的职业天花板了。如果我继续留在大宋集团,很难再有所作为了,大概就是混日子等退休。二是宋某发现梁山公司尽管小, 但是业务能力强,大宋集团几次想灭掉它都没能成功,可见其有市场潜力之大。

萌主:大多数创业者跟宋大哥类似,都是不甘于现状,希望通过创业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过,随着天使的过度泛滥,现在的创业者可谓是一抓一大把,据说在北京随便一个咖啡厅拿着苹果电脑装装样子,就会有投资人过来搭讪。那么,您认为创业者应该拥有那些特质呢?

宋江:这个问题我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种性格的人都有可能创业成功,关键是知道自己的性格特质,并最大限度地发挥利用这种性格特质。当然,结合宋某的个人职业经历来说, 我觉得创业者首先一定要有格局和眼光,千万不能只把自己当做一个打工仔、螺丝钉。

在打工的时候,千万不要傻乎乎地只做业务,心甘情愿地当公司里的老黄牛老好人。正所谓“马无野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要想创业,一定得有初步积累,不管是金钱还是人脉,多少都应该有点家底儿。

当然,那些明目张胆的利益输送不能去碰,太危险!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必须得坚持,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尤其是在中国这么一个人情社会里就更是如此。你看看BAT里面的那些高管,哪个没在外面的公司里持暗股,这早就是业内惯例了。

如果当初宋某不借机在大宋集团捞点银子的话,哪来的钱接济那些落难的兄弟,那“及时雨”的名号能在江湖上叫得那么响亮?如果那晚不是宋某提前向晁盖等人通风报信,哪有后来宋某上梁山这茬事啊?

打工的时候做得再好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所以罗振宇才说让大家要学会做u盘嘛,首要的是将自己填满东西,这样走到哪里都不怕了!

萌主:作为后来加入和合伙人,您是如何对付梁山公司创始人晁盖的,又是怎样将公司一步步控制在自己手中的?

宋江:梁山公司是一个产权不明晰的创业型企业,尽管晁盖做了头把交椅,但却不是公司唯一的股东,其它兄弟们也或多或少有些股份。宋某尽管不是梁山公司第一波的创业元老,但却在后来的业务拓展中取得一系列成绩,如三打祝家庄、强攻唐州智取青州、大破连环马活捉呼延灼等等,这些成绩让宋某逐渐取信与其他小股东。最后,晁盖因为决策失误,让公司蒙受损失,在大多数股东的要求下,宋某只好当仁不让了。

萌主:宋大哥真是棋高一着,小弟佩服!那么对于团队内不同的声音,你又是怎么摆平的呢?

宋江: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不过也是创业者和管理者不对不面对的难题。对于此类问题,宋某有十六字诀——“情感绑架,道德裹挟、利益均沾、恩威并施”。

在与大宋集团的那场并购之前,公司内部的确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比如晁盖旧部的林冲、刘唐、阮氏三兄弟,三山派系的鲁智深、武松以及宋某这边的武松、李逵,他们都是这场并购案的坚定反对者。可是在宋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服下,大家相继放下自己的个人意见,最终使得并购能如期进行。所以,对于创业者而言,不但要业务能力过硬、管理能力强,口才和情商也是必不可少的。

萌主:在公司发展的过程中,尤其是拓展业务的时候,您有哪些值得分享的经验和教训呢

宋江:首先,一定要稳扎稳打,步步推进,建立核心竞争力,确保自己的主营业务绝对安全;其次,在良好的基础业务之上适度多元化和系统化,使各个业务层级都能互为依托,增加整个企业的抗打击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最后,要避免孤军奋战,一定要找到合适的盟友和友军,分担巨头的猛烈炮火,不能将自己的有生力量全部暴露在巨头面前

当初梁山公司就是因为没有做到上述这几点,将业务局限在梁山水泊这一巴掌大小的地儿,没有及时走出去,所以我们在战术上越是主动,在战略上就越是被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屡屡挫伤大宋集团的进攻,但在销售额和利润率上一直鲜有突破,并最终导致整个公司的失败。

萌主:听宋大哥这么一说,小弟果真是受益匪浅啊。能跟我们讲讲本来发展势头非常好的梁山公司,最后为什么还是会死呢?

宋江:梁山公司的失败是宋某心中最大的隐痛和遗憾,导致梁山公司死亡的直接原因就是与方腊集团的竞争,间接原因是与大宋集团的并购。这场败局的本质是创业者和创业团队因为失去对创业公司的掌控,丧失了独立性,从而导致了失败。

创新型公司在初期可以不顾一切,征战杀伐,但是当公司到了一定规模,作为决策者就一定要谨慎,务必考虑清楚之后再做决定。比如梁山跟方腊集团的战争,原本可以成为梁山发展壮大的机会,但却因为团队丧失了独立性,最后导致了失败。

如果当时梁山公司与方腊集团在对垒的时候,我们能够借此机会两边讨好,向大宋集团和方腊集团要钱要粮,他们一定会有求必应的,因为它们谁都不希望梁山作为第三方势力倒向对方,所以就一定会拼命拉拢梁山,我们则可以趁此机会坐收渔利。可惜的是,因为与大宋并购之后,决策权并不在我们管理团队手上,所以让梁山成为了方腊集团的陪葬品。

我们的这次失败很明显地说明,创业型公司被入股可以,但一定不能丧失独立性,尤其是在董事会的席位和投票权上,一定要寸土必争,斤斤计较。当年阿里与雅虎的并购就是如此,尽管雅虎拥有阿里40%的股份,但其投票权却受到了诸多限制,如果当初马云不是在这些问题上锱铢必较,那么庞大的阿里帝国早就易帜,更不用说纳斯达克上市了!所以,对于创业型公司而言,找干爹可以,但一定不能丧失独立性,否则便是失败的开始。

【你看出来了吗?】

下面这张新闻图片中有"亮点",你看出来了吗?

想知道答案?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南方评论一胡赛萌(nfpinglun)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