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批评政府——兼答清风小荷的来信
2014-01-07 00:35:16
  • 0
  • 7
  • 61

我为什么要批评政府——兼答清风小荷的来信

胡赛萌/文

上周,一位昵称为“清风小荷”的萌友在微信(ID:saimenghu)上对我发表在香港《苹果日报》上的那篇题为“甲午战争120年之后”的文章进行了批评,称“不能为否定而否定”。之后,他给我写了一封邮件,阐述了他的一些看法和观点。

在经他本人同意后,我将他的来信和我的回信公布给各位萌友,顺便也算是对各位萌友一个统一的答复——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政府唱反调,许多萌友曾多次在微信上问过我这个问题。

以下是我的回信

——————————

小荷兄:

你好!

年关将至,诸多杂事缠身,以致这么久才回你的邮件,实在是歉意万分!

首先回答你的第一个意外——“很惊讶萌兄没有用gmail邮箱,而是选择用国内的163邮箱,至于原因就无需多言了吧。”我知道,曾有反对派人士因使用雅虎邮箱发送敏感消息,后邮件被安全部门截获,从而导致该人士被判重刑。

因此,尽管我一直在使用国内的网易邮箱,但我不会用该邮箱发送敏感内容(早在学生时代,我已被告知邮箱被监控)。此外,我还有数个gmail邮箱,由于网络不稳定,所以很少用,只是在与海外媒体及朋友联系时用到,但也不会用来发送敏感消息,仅仅只是限于简单联系。

其次,恕我直言,你在来信中似乎已经同意了我的观点——“作为公民个人,有言论自由,你可以对任何一项政府政策提出不同意见,而不必去考虑该怎么做。”也就是说,批评政府是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那怕是我们并没有想到更好的对策,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对政府提出任何批评,那怕是不正确的批评。

不过,尽管你也认为“批评政府”是权利,但一回到钓鱼岛这个具体事件中,你又说“在某些人看来,中国政府永远是错的,(他们)不去思考一下中国外交的进和退都做了,这些人到底想要什么?”简言之,你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是:中国曾经韬光养晦,大家骂政府窝囊;现在中国对外强硬,大家又骂政府冒进,这些人只会骂政府,而不去想想其实中国在进退之间都做过尝试。

如果说批评政府是权利,哪怕是不正确的批评。那么,无论民众骂政府窝囊还是骂政府冒进,都是无可厚非的,因为这是人家的权利。就如同有些人喜欢唱流行歌,有些人喜欢听古典乐,你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喜欢流行歌或古典乐,他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是他个人自由,旁人干涉不得。

具体到这些批评的观点上来讲,骂政府冒进的观点就一定不合理吗?其实,无论是民族主义者骂政府窝囊,还是保守主义者骂政府冒进,我觉得都有其各自的道理,并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

在民族主义者看来,数以亿万计的军费支撑着那么庞大的一支国防军,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领土主权受到侵犯时,当然必须得亮剑,对来犯之敌给予迎头痛击。在保守主义者眼中,战争意味着死亡,意味着经济停滞,意味着统治者大权独揽,因此,在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之前,不要轻言战争。

综上所述,我认为作为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发表各自看法的权利,尤其是批评政府的权利。政府必须得是受气包,因为政府掌控者个人所没有的国家机器,个人对政府有着天然的劣势。所以,为了防范这种天然劣势带来的大规模人权灾难,作为个体的民众可以对政府的任何政策进行任何批评,而不应受到惩罚。简言之,民众对政府的批评,其实是个体制衡公权力的一种方式。

你曾在微信上留言说,“咱不能为否定而否定,不能认定政府的所作所为一无是处。”“中国有太多的‘理论家’、‘批评家’,全都是嘴上说如何如何的不对,但一点哪怕只是一小点儿的具体步骤、对策也没有!”“是面对一个13亿人口,在世界上举足轻重、内部矛盾复杂、国际情势也很紧张的大国,现在的这些所谓‘批评家’,‘反对人士’(哪怕上台后)做的不一定比ZG好。”

具体来看,你的这三句话其实要表达三个观点:1、政府并不是一无是处,不能为否定而否定;2、那些批评政府的人只知道批评,并没有提出建议;3、如果是那些批评政府的人上台了,他们未必比政府做的更好。

你的第一点和第二点,我在上文已经论述过了,不再赘述。第三点,你认为现在批评政府的人只是在台下喊得凶,上台后照样玩不转,甚至更糟。我们要明确一点,现在民众对政府的批评只是以个体的形式展现,也就是说,民众在行使自己的权利,并不是在和政府就某个具体政策做辩论和竞选。如果是竞选,两方各自就某个具体事情拿出对策,向选民拉票,谁票数多谁就上台。现在的情况是,政府不让投票,民众只能台下发发牢骚,都根本还没上台施行他们的政策,你怎么就断言他们上台后玩不转呢?

另外,你还曾说:“实在不理解到底是为什么,总有人一味地去唱衰中国,仿佛中国取得的成绩都是皮毛,只因为她不‘民主’。”当时没来得及回复这个问题,现一并回复:我当然知道中国近年来取得的成绩。这一点我从不讳言,我曾多次在文中如是写道,“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军力和综合国力的提高”。

然而,我也深知支撑着份亮眼成绩的沉重代价——日益恶化的环境,背井离乡的民工,艰难度日的底层民众。正如知名学者秦晖所言,中国目前取得的成绩乃是依靠“低人权优势”,正是因为有着数以亿万计的年轻人背井离乡,在流水线上耗费青春,才有了中国领导人豪言“拯救欧洲”的底气,才有了四万亿乃至十六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

最后,我依然引用曾在微信上回复你的那个故事作为结尾:我记得蔡英文自传中说道,她最感动的故事是,在出任民进党主席时,民进党负债2亿多,又受扁案影响,几乎到了解散边缘。蔡决定在全台进行小额募捐。结果,竟然有很多支持国民党的泛蓝阵营市民捐款给民进党,他们说:“我们也不希望民进党倒下,台湾不能没有反对党。”

同理,我希望中国永远都有那么一群人充当政府的反对派角色,那怕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相比于懦弱无能的政府,英明果断的政府更有可能走向独裁,二战时德国与意大利的反差就是最佳的例证。因此,越是英明果断的政府,当所有人都高喊政府正确之时,就越需要反对的声音。

祝:工作顺利!新年快乐!

胡赛萌

————————————

写在后面的话:说了这么多,其实我的观点简言之就是一句话——你可以说我批评政府的这个观点有待商榷,但你不能因此认定我批评政府这件事情做得不正确。

另外,如果有其他萌友想与我沟通交流,可随时给我发邮件(husaimeng@163.com),我会尽最大可能回复。此外,你们也可以在新浪或腾讯微博(昵称:南方评论-胡赛萌)上关注我,给我发私信。最后,再次感谢各位萌友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希望2014年大家都有一个好的开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